风暴中的电子烟店主:专卖店前途未卜,我从传统烟草中来,不想再回去

风暴中的电子烟店主:专卖店前途未卜,我从传统烟草中来,不想再回去

看着电子烟店囤货的新闻,平常不太关注电子烟生意的母亲也问他,“你要不要多囤点货?”

风暴中的电子烟店主:专卖店前途未卜,我从传统烟草中来,不想再回去

       

风暴中的电子烟店主:专卖店前途未卜,我从传统烟草中来,不想再回去

作者|徐丹 编辑|史成超

头图|视觉中国

 

黄安把电子烟店开在自家小区的对面。

这里是河北保定一座四线小城,一个写着“RELX”几个英文字母的黑白招牌,夹杂在烟酒超市和五金店中间,显得格格不入。

“卖手机?”“卖化妆品?”……被招牌吸引的好奇顾客偶尔会进店询问,却不知道店里卖什么。

从电子烟店出来左转,拐个弯,步行大概二十分钟,就是黄安父母经营的烟酒超市。100多平米的店面是黄安店铺的三四倍,店里宽敞、明亮,位于人流量更大,也更宽阔的主街转角处,有顾客一头闯进来:“有玉溪吗?”

传统烟草以其独特的商品属性,形成了强壁垒的产业体系和销售渠道。电子烟的出现,是民间力量第一次进入烟草消费者的视野。这一市场切口,吸引了技术、资本、创业者蜂拥而上,编织了无数的造富梦。

黄安就是其中的一员。2019年末,他开了县城的第一家电子烟店,这是刚刚大专毕业的他,尝试在继承家里的烟酒生意前,用经济独立的方式完成自己的成年礼。不过,一个多月后即将实施的电子烟新规给他的事业按下了暂停键。

和所有电子烟专卖店店主一样,黄安不知道自己的店还能开多久。监管的帷幕落下,一夜造富的剧本也走向了剧终。

在狭小、局促的店面中,黄安挪动着微胖的身躯,整理着满满当当的货架,思索着自己的几种未来,像一个不甘心退场的幕中人。

 

风暴中的电子烟店主:专卖店前途未卜,我从传统烟草中来,不想再回去

野蛮生长:“其他店都被我卷死了”

在倒春寒的季节,黄安只穿了一件卫衣。

他走路风风火火,说话语速快、话题密,带着浓厚的北方口音。熟悉黄安的人开玩笑叫他“黄老板”,有不认识的人叫他“黄总”,但他更喜欢前一个称呼,“没那么高大上,听上去更亲切,土老板的感觉”。

毕业后,黄安在工作之余寻找商机,炒股、炒币、挖矿都接触过。2019年,一直生活在县城的黄安想着去大城市“见见世面”,寻找做生意的机会,便到上海的朋友家住了几个月。

黄安发现,上海、杭州的朋友们大多抽起了电子烟,因为家里做过烟草生意,朋友建议他开一家电子烟店,“我们帮忙拉生意,靠我们这些朋友就能撑起你一家店”。

彼时黄安还在经营自己家的烟草分店,他试探性地进了500元左右的电子烟,很快卖光。随后进货量逐渐变大,达到每月5000元时,悦刻在当地的经销商建议他开一家专卖店,能享受更低的进价和悦刻的扶持政策。

当经销商告诉他,隔壁县一家大店的月销售额有3万元,净利润能到1万多时,黄安动心了,当时他的烟草店净利润只有1千元左右。

在县城,开电子烟专卖店的门槛非常低,租商铺、进货、装修、找雇员,启动资金前后不到5万元。

店铺虽小,黄安的生意却做得有声有色,因为获客渠道主要来自熟人和互联网。开店初期,他都会免费送电子烟给抽烟的朋友,悦刻官方也会为当地第一家电子烟店导流。

情况最好的时候,黄安店铺月销售额有4、5万元,纯利润达到了8000元,超过了黄安平时的工资收入。

现在回头看,黄安刚好搭上了电子烟行业红利的末班车。2019年末,电子烟线上禁售令正式发布,各大品牌疯狂铺设线下渠道。2020年,悦刻制定了“361计划”,三年内补贴6亿元开出1万家门店。

线下渠道迅速拓展的同时,店铺之间也陷入内卷,抢夺着市场蛋糕。到2021年,有媒体统计,53%的电子烟店铺销售额下跌了50%,86%的商家认为厂商开店太多。舆论对电子烟的质疑也逐渐升温,“电子烟致癌”“比卷烟危害大”“诱导年轻人抽烟”等报告层出不穷。

2020年4月之后,黄安的电子烟店也多了几个竞争对手,悦刻、小野、Yooz陆续开张。县城体量有限,内卷的一个结果就是价格战。

虽然品牌方都会规定标准零售价,但电子烟毛利高,降价空间大,一个地区的消费体量又相对固定。为招揽顾客,多数商家会选择降价,零售价99元的烟弹,能卖到80元,甚至更低。

黄安发现,买电子烟的年轻人比买卷烟的中年人更会还价。“卷烟价格已经比较透明,都是问了价格就拿,买电子烟的会跟你磨,说别家多少钱。”

在听说县里另外两家悦刻店开张后,黄安跑去把对方的底细,包括售价、库存、出货量等打听了一遍。这两家店都开在商圈,租金高,而黄安的店铺位置虽然稍偏,但月租金只有500元,毗邻小区,自己也有稳定的线上客户。

在了解了竞争对手后,黄安主动挑起了价格战,把电子烟价格一压再压。黄安店铺的月营业额下滑到两三万元,一家位于核心商圈的悦刻大店,营业额却还不如黄安,“苟延残喘”——黄安形容这家店的生存状态,而另一家悦刻店铺也已经在年初关店。

“都被我卷死了”,黄安略带自豪地说。

 

风暴中的电子烟店主:专卖店前途未卜,我从传统烟草中来,不想再回去

“电子烟生意做起来,经济就独立了”

 

作为传统烟草生意人,黄安父母最初对电子烟的前景并不看好。

长期抽烟的父亲,试抽电子烟后,只撂下一句话,“劲太小”。母亲也认为,这是年轻人的玩具,市场不大,并给出了唯一建议——“少进货”。

但由于黄安开店前就有了稳定的客户和来自电子烟的收入,加之县城开店成本低,父母也没有加以阻拦。“随便他”是家人对他新生意的态度。

黄安认为,自己继承了母亲做生意的基因。他的母亲出身于大户人家,生活优渥、脾气火爆,嫁给了虽然家庭条件不好,但性格温柔的父亲。结婚后,出于生计,母亲萌生了开烟酒店的想法,并一手操持店里事务。

在县城,做烟酒生意讲究的是处理人情世故的能力,男人往往要酒量大,在酒桌上把客户哄开心了,才能拿到大单。黄安母亲滴酒不沾,却也靠过硬的交际能力把店做到了县城前五。在黄安印象中,顾客只要来过一次,母亲就能记得对方是谁。“老板们都喜欢被记住、被尊重的感觉。”

毕业后,黄安在父母帮助下,经营了一间自家烟酒销售分店。但由于房租太高,竞争激烈,分店勉强维持盈亏平衡。

黄安认为,开分店还是得仰仗家人的支持,囤积的十几万元的货都来自母亲的店铺。自己本职工作收入不高,每月还有1万多元的房贷、车贷,“经济不独立,在家都没有话语权”。

在他印象中,父母很少称赞自己,更多的是“打击式教育”,电子烟店成了黄安获得经济独立和父母认可的最大希望。

特殊的家庭背景,也让黄安在野蛮的电子烟创业大军中显得有些特别。

由于家里做烟酒生意,黄安对监管部门并不陌生,也很早就开始主动了解监管动态,在开店前最先考虑的也是政策风险。也正是因此,黄安选择了经营专卖店,“头部品牌才有抗风险能力”。

黄安将电子烟市场与白酒市场类比。2006年前后,白酒也曾经了多品牌混战时期,当时头部品牌价格透明,单瓶利润很低,小品牌的利润却能到50%左右。不少零售店更愿意卖杂牌酒,黄安母亲却预判到,未来可能只有大牌酒才能生存,便将店铺装修升级,低价清理掉所有的杂牌酒,囤了一批品牌酒。

后来杂牌酒果然在市场中渐渐消失,去年5月,相关监管部门发布了两项白酒新国标,规定白酒不得使用食品添加剂,提高了行业门槛,也相当于清理了一批不合规的小酒厂。

从小对父母做生意耳濡目染,黄安也有着生意人对金钱的敏感。

即便是在淘宝、京东这样的网点购物,黄安也习惯砍价,1000多元的商品,能砍到600元。他乐于和朋友分享自己的省钱秘诀:“旗舰店没办法便宜,其他很多店都能砍价。淘宝最好砍,京东难一点,要事先调研行情,有理有据。”

开店也是如此。根据悦刻的规定,专卖店需要从悦刻方购买货架,价格一万多元,黄安觉得太贵,在网上查询定制价格,发现便宜一半。经销商起初不同意,黄安直接举报了对方,最终双方达成一致,不仅低价买了货架,也和经销商熟络了起来。

看着店里生意越来越好,父母也渐渐改变了对电子烟的看法。3月刚颁布的《电子烟管理办法》中明确,禁售除烟草口味外的调味电子烟。看着电子烟店囤货的新闻,平常不太关注电子烟生意的母亲也问他,“你要不要多囤点货?”

 

风暴中的电子烟店主:专卖店前途未卜,我从传统烟草中来,不想再回去

监管风暴:专卖店前途未卜

2021年11月,国务院决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新增一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这相当于宣告了“电子烟是烟”的事实,扼住了狂奔不止的行业咽喉。

今年3月,《电子烟管理办法》正式颁布,规定电子烟只允许有烟草味、只能通过全国统一的电子烟交易管理平台交易、不得排他性经营上市销售的电子烟产品。

黄安去年10月感受到了监管风向。当时,当地烟草局人员到黄安店中采集了商品库存等信息,并告知当地不能再开电子烟新店。经销商则透露出库存不够的消息,此前热销的烟弹口味不再无限量供应,而是要根据上月销售额配额供给。

一些专卖店开始疯狂向经销商要货,即便20盒烟弹需要搭售不好卖的烟杆套装,经销商的货仍然十几分钟就被订完。“明面上订完了,私下还会再加价卖。”黄安说。

出于谨慎心理,黄安只囤了5万元的货,许多大店的现货库存都过千万元。“没想到会这么严格,直接禁售非烟草口味。”

不过,最令黄安担心的还是销售渠道的变革。电子烟交易管理平台的出现意味着,电子烟不能再以互联网的方式扩张,极有可能要参照烟草专卖体系,由烟草专卖局统一管控。

有接近中烟的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中烟内部的态度是,电子烟肯定得专卖,因为要卡定电子烟利润的天花板,如果不走专卖制,就无法限制其销量和利润。这意味着,品牌专卖店可能直接消失。

黄安家的烟酒店已有30多年的历史,见证了烟草渠道从松散到严苛的管理变革。他回忆起读小学时,识别烟草身份要靠手贴的标签,后来标签改为二维码,假烟基本消失。

如今,烟酒店统一的进烟渠道是各地的烟草专卖局,每包烟都有自己的“身份证”。早期烟酒店进烟需要通过电话向当地的烟草专卖局订货,之后则通过新商盟网站。

新商盟全称“中烟新商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由中国烟草公司成立于2014年,专门负责零售商的卷烟订购。不同店的新商盟等级不同,拿到的货也不同。

在这种管理制度下,每一家卷烟店的进货都被严格管理,“窜货”是绝对不被允许的行为,即便是相邻两家店铺,店里的烟都不能互窜。

尽管针对“电子烟交易管理平台”的详细解释尚未出台,但黄安推测,有可能是类似新商盟的平台。令他担心的是,进货价格统一之后,如果传统烟酒店也被允许入局电子烟,专卖店生存将会受到极大威胁。

“对烟酒店来说,电子烟只是‘添头’,随便摆摆,可有可无的东西,他们会将销售价格压得很低,低到让专卖店无法存活。”黄安说。

黄安隐约感觉到,上层经销商有离场的趋势。他们一边安抚店主,称销售渠道不会崩盘,一边声称货源紧缺,高价出货。但这两天,价格又回落到了原来的水平,“我的猜测是,这些经销商都不缺货,去年已经囤过一波了,只是想趁现在市场狂热涨价捞一笔钱,剩下的库存再慢慢卖。”

但总体来看,现在囤货、涨价的店家都是少数。“消费者都很理智,大不了多买一两盒,以后没有了还能抽回纸烟。”

 

风暴中的电子烟店主:专卖店前途未卜,我从传统烟草中来,不想再回去

“电子烟是烟”,然后呢?

黄安本身不沾烟酒,对电子烟的了解都是来自身边人。他第一次接触电子烟是在2016年上大学期间,一位学弟是大烟雾雾化器爱好者。大烟雾雾化器是当时电子烟的主流形态,在主流观点里,这是一种“烟雾玩具”,跟亚文化、夜场紧密绑定。

2018年前后,口感型雾化器,即现在所说的电子烟开始流行,打着戒烟产品、科技潮玩的名号,电子烟从小众玩具迅速走向大众视野。

多数电子烟品牌都有互联网背景,悦刻创始人汪莹曾是优步中国总经理,当时还有做区块链的团队想研发电子烟,“在小烟上搭载一个系统,连接到手机App,用户抽到一定的次数,可以获得零点几个币”。

黄安也是在2019年初,从上海的朋友那知道了电子烟的存在。一开始他也认为其是科技产品,准备开店前,黄安阅读了大量关于电子烟的媒体报道;开店接触多了之后慢慢意识到,电子烟就是烟。

“不管怎么包装,尼古丁摄入的本质不会变。”

监管部门陆续出台的电子烟条例也在向大众证实:“电子烟是烟”,禁售除烟草口味外的调味电子烟的规定,也相当于拿掉了电子烟花哨的噱头,让电子烟回归烟的本质。

值得注意的是,水果等口味的消失并不意味着电子烟的消失,一些头部品牌已经有了应对措施。比如悦刻去年推出了新品“一溪云小金支”,一溪云全部仿烟草或爆珠口感,不少顾客觉得,如果调味电子烟没了,抽它也能接受。

小金支的烟弹没有任何口味,只是吸入尼古丁缓释烟瘾,但烟弹设计经过了改造,可以插入一种萃取棒,萃取棒有薄荷、茶味、咖啡等不同的味道,价格是一元一支,每支可抽20-30口。

一溪云小金支目前数量非常少,黄安店铺今年年初分配到一些货,很快卖光。消费者反应,小金支的口感很好,抽起来比真烟舒服。

在外观上,一溪云的设计和以往的电子烟区别很大,更加典雅,包装也更像卷烟。

电子烟变革的同时,卷烟市场也在变化。黄安明显感觉到,现在纸烟的利润比三四年前高了。三年前,黄安家一年如果卖100万元的烟,利润只有两三万元,现在的利润能达到10%。并且低端烟草价格在持续上涨,许多客人以前买烟会问“这个多少钱”,现在更多是直接问“这烟有吗?”

关于电子烟的未来,黄安提出了一种猜想:卷烟未来会面向高端市场,电子烟面向中低端和年轻人市场。他觉得,即便调味电子烟消失了,电子烟市场空间依然广阔。

黄安的店铺房租恰好在5月底到期。5月1日后,如果没有硬性的闭店规定,他会将店铺一直开下去;如果专卖店被砍,或者传统烟草店入局电子烟,他就考虑关门。

黄安酷爱骑行,原本想着卖电子烟财富自由后,开一家自行车店,现在这个梦想也沦为泡影。关于未来,他暂时还没有规划。

“好在开电子烟店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未来想要做其他事,父母应该会支持。”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黄安为化名。)

 

   -END-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噪点GlitchNews)

电子雾化与HNB产品都是新型电子产品,结构虽小,却融合应用多种材料、表面处理、芯片电子等技术工艺,而且雾化技术一直在不断更迭,供应链在逐步完善,为了促进供应链企业间有一个良好的对接交流,艾邦搭建产业微信群交流平台,欢迎加入;

医疗级!思摩尔建成全球行业首个E&L实验室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点击下方菜单栏左侧“微信群”,申请加入群聊

医疗级!思摩尔建成全球行业首个E&L实验室

电子雾化采购来自以下企业(部分):

往下滑动查看更多

医疗级!思摩尔建成全球行业首个E&L实验室
医疗级!思摩尔建成全球行业首个E&L实验室
医疗级!思摩尔建成全球行业首个E&L实验室

......

部分参展企业名录:

往下滑动查看更多

展位号 公司名 主营
2D11 深圳市华诚达精密工业有限公司 雾化芯、AX网芯陶瓷雾化芯
2F25 东莞市国研电热材料有限公司 陶瓷发热体、发热元件
2E110 深圳市奥特威电子有限公司 电子雾化、雾化器、陶瓷、发热芯
2F30 广州市隆今新材料研究有限公司 一体储油棉. 加热不燃烧过滤嘴
2F01 东莞市华佳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陶瓷雾化芯、电子雾化发热丝
2E29 东莞晟茂科技有限公司 陶瓷发热芯和棉芯
2F19 东莞市维万特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陶瓷雾化芯
2F39 深圳市竞达成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雾化各种发热丝
2C72 深圳市丁鼎陶瓷科技有限公司 陶瓷雾化芯、氧化锆陶瓷件、MIM件
2D103 东莞市顺芯科技有限公司 陶瓷芯
2F29 深圳市合芯微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雾化方案的开发
2E92 深圳市鸿展光声科技有限公司 咪头
2E25 深圳市新厚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雾化咪头、电子雾化控制器
2E11 山东新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咪头
2D54 江苏芯荣半导体有限公司 咪头芯片
2F57 惠州市凯元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电池
2F85 玖舜能源(东莞)有限公司 便携式电子雾化电池
2F11 沧州悦华玻璃制品有限公司 电子雾化玻璃仓储油仓
2E15 沧州仁源玻璃制品有限公司 电子雾化玻璃管
2C71 深圳市大富方圆成型技术有限公司 电子雾化
2F99 深圳市景康科技实业有限公司 电子雾化五金管及表面处理
2D109 东莞市合翔五金电子有限公司 雾化弹底盖,铝挤压通管,深筒拉伸外管
2E105 东莞市江合磁业科技有限公司 钕铁硼强磁铁
2F15 深圳日拓精密科技有限公司 用冷镦方式生产电子雾化电极柱,电极顶针,五金件
2E36 东莞市柯睿电子有限公司 Pogo Pin, Pogo Pin连接器,精密及智能硬件精密连接器方案提供商
2F12 深圳永探电子有限公司 弹簧针 POGOPIN
2F67 东莞市垚富五金科技有限公司 精密五金车床加工部件、Pogo Pin&Pogo 连接器解决方案
2A53 中山市沃尔鑫塑料材料有限公司 Peek板/棒,pps板/棒
2A43 上海匠聚新材料有限公司 银浆、浆料
2B85 浙江鹏孚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聚醚醚酮树脂及其复合改性产品
2E109 宁波琳盛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 PEEK高温管
2B26 深圳市宇斯特电子有限公司 厚膜陶瓷电路
2C73 银川艾森达新材料发展有限公司 氧化铝粉末、金属陶瓷粉末
2C34 福建华清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氧化铝陶瓷基板
2A85 东莞市昶丰机械科技有限公司 密炼机造粒机一体机、金属粉末造粒机
2A25 东莞市利腾达智能装备有限公司 高效棒销式纳米砂磨机
2A11 长沙建宇网印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厚膜印刷机、陶瓷基板印刷机
2B11 上海煊廷丝印设备有限公司 高精密厚膜电路丝网印刷机
2D85 深圳市和力泰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陶瓷精雕机、抛光机、雾化包机、装盒机
2D110 珠海真理光学仪器有限公司 激光粒度仪/纳米粒度Zeta电位分析仪/喷雾粒度仪
2A47 东莞市琅菱机械有限公司 研磨分散设备
2A91 东莞市腾科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高速检测机,外检机,视觉CCD
2A92 东莞市宏康机械有限公司 高精度伺服粉末成型机
2A01 广东鑫信智能装备有限公司 5G滤波陶瓷模具,粉末冶金模具,粉末成型压机
2B13 广州创芯旗自动化控制设备有限公司 高精密电动伺服压机
2E57 东莞飞弘仪器设备有限公司 电子雾化试验机
2B25 安徽贝意克设备技术有限公司 推车炉、排胶炉、钼丝炉、热压炉
2E35 深圳市荣恒精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注油机、抽雾化机、吸阻机、电极铆接机、磁铁压装机、雾化包机
2E95 东莞市宝拾兴智能包装设备有限公司 封箱机、真空机、缠绕机
2A81 合肥泰络电子装备有限公司 网带炉、钟罩炉、箱式炉、推板炉、辊道炉及配套自动化设备
2F13 握友创新(深圳)有限公司 视觉打标,激光打标视觉定位,CCD打标
2A95 嘉兴华嶺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直线电机、精密主轴、超精密机床、空气静压轴承
2D75 合肥费舍罗热工装备有限公司 脱脂炉,烧银炉,烧结炉,推板炉
2A105 合肥恒力装备有限公司 窑炉设备
2E26 深圳市斯诺顿仪器设备有限公司 六面外观检测机,SMD测包机
2B49 阿尔赛(苏州)无机材料有限公司 高端脱脂烧结一体炉,气氛烧结炉
2A05 天通吉成机器技术有限公司 粉末成型机
2E39 深圳市鑫陶窑炉设备有限公司 窑炉设备
2E81 佛山市瀚鼎科技有限公司 百仕乐精密注液泵
2B16 德中(深圳)技术发展有限公司 激光精密设备
2A109 北京天耀科技有限公司 显微扫描电镜
2B07 安徽博为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氦质谱检漏仪
2A103 合肥山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工业电窑炉
2B110 武汉宇昌激光科技有限公司 陶瓷激光切割打孔划片机
2B15 株洲瑞德尔智能装备有限公司 高温烧结炉、真空烧结炉
2C43 合肥高歌先进电炉装备有限公司 实验电炉、工业电炉
2F81 深圳市君鑫达电子有限公司 Type-C开发商
2F16 深圳市卓亮迪科技有限公司 进口铁铬铝铝箔带、不锈钢带
2C29 深圳市康柏工业陶瓷有限公司 氧化锆结构陶瓷
2A110 江门市东有科技有限公司 中空微珠,透波粉,超微粉
2B103 东莞鑫傲众研磨科技有限公司 研磨耗材
2A26 上海网谊光电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网版
2B89 3M中国有限公司 胶带与胶黏剂
2C01 江阴通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陶瓷电容膜(PET膜)
2B109 柘城县金鑫磨料磨具有限公司 金刚石微粉
2D82 深圳市吉茂科学仪器有限公司 实验室仪器、耗材
2B75 广州柏励司研磨介质有限公司 氧化锆珠、氮化硅珠、碳化钨珠
2B19 上海出光化学有限公司 PC聚碳酸酯、SPS间规立构聚苯乙烯、LMPP低模量聚丙烯、I-Marv加氢石油树脂
2C25 苏州红恩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氧化铝陶瓷纤维制品
2B43 河南联合精密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金刚石微粉,金刚石研磨液,氧化铝,硅溶胶抛光液

......

让更多电子雾化企业采购看到你

扫码添加微信,即刻预订展位

医疗级!思摩尔建成全球行业首个E&L实验室

徐小姐:16675116648(同微信)

邮箱:ab020@aibang.com

作者 xie, yao